蔡尚松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红头绳,家人希望能给他带来好运,早日脱离痛苦。蔡尚松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红头绳,家人希望能给他带来好运,早日脱离痛苦。
刚做完透析的蔡尚松全身没力气,就连解衣服的扣子都需要妈妈帮忙。刚做完透析的蔡尚松全身没力气,就连解衣服的扣子都需要妈妈帮忙。

  本报讯(记者 田儒森 杨兴波 摄影报道)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不,家住大方县猫场镇的蔡尚松就是这类懂事的孩子。一个多月前,高考刚结束的蔡尚松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相约同学从大方县来到贵阳打暑假工。期间,同学们发现蔡尚松脸上浮肿,并一直劝他前往医院检查,他婉言谢绝了同学们的好意。

  “到医院看病就得花钱,到时爸妈又要为我操心了。”蔡尚松心里清楚,父母年纪已大,为了尽量不让父母操心,尽量减少家里的开支,他选择咬牙忍受疼痛,在足足撑了半个月后,终于有一天,无法继续支撑下去的他昏倒了,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

  暑假打工 学子昏迷不醒

  7月13日晚上18点过,贵州饭店一个大厅里,一群年轻小伙刚将婚庆现场的架子搭好。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尖叫:“蔡尚松,你咋了,脸咋肿得发亮哟?”“没事,不管我。”蔡尚松发出低沉的声音,身体明显在晃动。

  看到蔡尚松整个人出现异样后,同学李国向赶紧向婚庆公司一负责人求助说,“哥,我同学好像不行了,能否帮忙送他去医院?”看到蔡尚松脸色浮肿苍白后,婚庆公司负责人赶紧让李国向将蔡尚松扶上车。

  结果意外的一幕发生了,车刚发动不久,之前还强忍着疼痛的蔡尚松双眼一闭,等到下车时,大家发现蔡尚松已处于昏迷状态。

  担心花钱 强忍病痛半个月

  到了贵医附院,医生立即对蔡尚松进行抢救。蔡尚松为何会如此病重?事情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李国向说,他和蔡尚松均是来自大方县猫场镇的农村学子,今年6月高考结束后,两人为了攒学费,相约从大方县前往贵阳打暑假工。虽然每天早出晚归,特别辛苦,但想到每天能赚200元,两人心里还是乐呵呵的。

  李国向说,蔡尚松的病并非是偶发,而是拖出来的。早在高三下学期,他就经常看到蔡尚松呕吐,他曾建议蔡尚松去医院看看,可是,蔡尚松担心花父母的钱,总是拒绝了。

  “打工那段时间,我又劝他去医院,他还是不肯去。”李国向回忆说,刚到贵阳打工那几天,他突然发现蔡尚松手、脚出现浮肿症状,觉得不对劲,劝蔡尚松去医院检查,蔡尚松也拒绝了。没过几天,他发现蔡尚松的脸也肿了起来,他的劝说再次被蔡尚松婉言拒绝了。就这样拖了半个月,直到昏倒被送进医院。

  直到后来,李国向才知道,蔡尚松拒绝去医院的原因仍是担心花钱,到时父母又得为他担心。蔡尚松在拒绝李国向后,总会自我安慰道:“过几天,我回老家吃几服草药就好了,没必要花钱上医院。”

  医院检查 竟然患了尿毒症

  坚持咬牙忍受病痛折磨的蔡尚松,昏迷整整4天过后,换回一张残忍的诊断结果:尿毒症。

  当得知自己的病情后,蔡尚松总会在父母离开病房前将被单盖在头上,被单下面不时传出一阵阵哭泣声。病友们心里清楚,这名高三学子是多么的伤心与失落,他是多么的想活下去呀。李国向知情后,为了开导蔡尚松,他隔三差五就往医院跑,并一直鼓励他要保持良好心态,努力配合医生治疗。

  如今,当李国向再次回忆起蔡尚松省吃俭用以及强忍疼痛的一幕幕场景时,他却称蔡尚松是个笨蛋。他说,为了节约饭钱,打工期间,蔡尚松总是在出租屋煮面条吃,为了不乱花钱,约他去哪儿玩总是被拒绝。“如果他能早点去医院,早点发现的话,咋会把病情拖到尿毒症?”李国向说,他和蔡尚松自初中就是同学,他不希望自己失去这位好兄弟。

  手术换肾 是活着的唯一希望

  当父亲蔡光福得知孩子患上尿毒症后,这位54岁的父亲愁得一夜白发。

  “我只知道如果没钱换肾,儿子就活不下去了。”老实巴交的蔡光福说,现在儿子的双肾都“罢工”了,每隔一天须进行透析才能维持生命。可是,换掉坏死的双肾至少得准备五六十万的费用,对于他们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是笔天文数字!蔡光福的话也得到了孩子管床医生的证实。唐医生说,蔡尚松的双肾已经失去功能,目前只能靠血液透析来帮助他排出体内的毒素,唯一的希望就是换肾。如果换两个肾的话,费用确实很昂贵。

  在病房里,蔡尚松告诉记者,他确实以为之前呕吐只是感冒,到后来身体出现浮肿症状时,他知道病情已经严重了。不过,为了不让父母操心,减少家里的开支,他才一直咬牙坚持,原以为坚持打完暑假工,回老家开些草药吃就好了,谁知,自己却走到了命运的拐点。

  当记者离开医院后,脑海里始终忘不掉蔡尚松的眼神,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望与乞求:我不想死去,我想继续活下去!如果你想帮助这名高三学子的话,请和蔡光福联系,电话:1359579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