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贵州省博物馆推出的系列活动之一——“对话,西夏与播州”,特别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西夏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史金波先生与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馆员周必素女士,配合正在省博展出的《西夏与播州 逝去的风韵》展览,从专家的角度解读两种文化的交汇与碰撞。

  对话在贵州省博物馆非遗剧场举行,由馆长陈顺祥主持,看似专业性强,还显得相对枯燥,但仍旧吸引了不少观众前来聆听,整个剧场座无虚席。

  陈顺祥馆长首先介绍:西北的西夏王国和西南杨氏统领的播州都处于中原文化圈的边缘地带,在文化特征和时代等方面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且均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湮灭。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西夏及播州两地遗址和文物的不断发现,独具魅力的西夏文化和播州风韵在人们的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

  史金波先生随后解读,在西夏的文化中,西夏文字令人瞩目。西夏文字是在借鉴了有几千年发展历史的汉字的基础上,在西夏开国君主李元昊倡导下,由大臣野利仁荣主持创制完成,共6000多字。在整个西夏时期,从未间断过使用,即使其灭亡后,仍在一定范围内延续使用至明朝中期。

  党项族不仅借鉴汉字而创制西夏文字,还在吸收汉族的先进生产技术和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发展自己的农业、手工业,西夏工艺以及建筑技艺也由此得到提高并形成了特有的民族风格。西夏的金属铸造业也十分发达,能制造精良的武器、农具及工艺精湛的金银器。西夏统治者推行佛教,从星罗棋布的佛塔寺庙,到举世闻名的莫高窟、榆林窟中的西夏时期洞窟和黑水城遗址,无处不包含着丰富多彩的佛教艺术。

  周必素女士一直从事播州土司文化考古和研究,她说,西夏与播州,因为共同存续一个时期,有着诸多相似性。文化均体现出与华夏主体同步的典型时代特征。但因地处中国大西北和大西南,又有着各自地域典型民族文化元素。我们以往对土司的研究,主要基于文献的研究,考古学介入较少。其实,这一方面的考古工作我们一直都在开展,但都是在宋明考古的框架下进行的,角度不同,所见也不同。

  考古学的介入,拓展了土司研究的范围,从文献向非文献即实物遗存拓展,通过从土司墓葬发掘的文物我们了解到,播州的工艺既受汉文化影响以汉文化为主导,又保留了许多少数民族的地域文化元素。播州工艺的代表以随葬器物和墓葬石雕为代表。播州墓葬多以石室墓为主,墓葬饰以精美的雕刻,尤以遵义桑木垭皇坟嘴杨粲墓最为典型。其墓室的野鹿衔枝石刻、妇人启门石刻、武士石刻造型优美、艺术水平高超。

  西夏与播州,殊途同归,最终走向结束,归为华夏一体。这是中国中央集权壮大的体现,亦显示出中华民族文化的和谐、共融、尊重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