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艰辛,只为守护青山绿水一路艰辛,只为守护青山绿水
大白塘,习水河畔的一个村庄,四周是高耸的山崖和茂密的森林。大白塘,习水河畔的一个村庄,四周是高耸的山崖和茂密的森林。

  31岁的胡婷婷和23岁的王密,和男同事们一起巡视、守护着这片森林。

  巡山并非易事,要从山脚出发,绕着护林员们长年累月踩出来的羊肠小道,一路手脚并用,攀爬到山顶,需要一个多小时。

  从“这个山脚”到“另一个山脚”,距离短的,相隔几座山,往返20多公里,距离长的,往返需一天一夜,甚至更久,且要夜宿岩腔。这样的巡山,她们每个月都要开展两三次。因长期在山里风餐露宿,跋山涉水且饮食无规律,很多护林员都患有严重的关节炎、风湿、膝盖和脚裸损伤、胃病等。

  “最初两次巡山,走不到半个小时,就感觉腿被灌了铅,怎么也提不起来。”从局机关出来、驻站不到半年的王密,已走烂了两双鞋子。

  进山驻站3年多的胡婷婷担心蛇虫,更害怕迷路——去年4月的一天,她和几个同事进山时,为赶在天黑以前走出林子,打算抄近路,结果在密林中迷了路,在一个山头上转了5个多小时,才按原路退回。

  但保护区管理站的工作不只是巡山,还要与周边群众打交道,尤其是处理违法行为,更考验基层工作者的应变能力。

  去年9月份,胡婷婷和同事巡山时发现盗猎装置。他们拆除了这套装置,并通过摸排,明确了作案嫌疑人。件还在调查中,几十个群众冲进管理站,要求交出收缴的盗猎装置。

  当时站里仅胡婷婷一人值班。面对眼前的几十个群众,她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请人帮忙买来水和方便面,让大家坐下“有话慢慢说”。

  在等待驻地镇、村干部赶来过程中,胡婷婷打起“感情牌”:我一个姑娘家,跑这么偏的地方来工作,被你们围着,真的委屈。假如你家的姑娘也受委屈了,怎么办?

  这番话让现场安静了许多。稍后,有的开始慢慢走出管理站办公室。闻讯赶来的镇、村干部和她抓住时机,继续做工作,终于,在事发4个多小时后,这群人全部离去。

  事后,非法安装捕猎装置的涉案人被公安机关依法处以行拘。群众反映野生动物破坏庄稼的事,经保护区调查核实后,地方政府给予了适当补偿。

  “受委屈肯定难受,但每次进山,看到青山绿水,听到流水淙淙、鸟鸣啾啾,闻到山花芬芳,这些委屈也就随风而散了。”胡婷婷说,她已深深地爱上了这片森林。

  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里,不仅生活着熊、猴等保护动物,也生长着红豆杉、楠木等珍稀植物,还有很多未被发现和认识的动植物。

  为守护这片森林,31岁的胡婷婷无暇顾及儿女情长,至今未婚。而王密已很长时间没见到1岁多的孩子了。

  常年呆在山中,默默守护着青山绿水,胡婷婷和王密的故事,只是保护区里众多管理者和基层护林员的一个缩影,更多感人的故事,仍待人们去发掘。 (本报记者 黄黔华 王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