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绍利和儿子邓绍利和儿子

  编者按

  又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本文讲的是一个母亲拯救儿子生命的故事。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仅以此故事为例,向千千万万伟大的母亲敬礼……

  昨日,8岁的男童小然,以自己的歌声作为礼物,为其母亲邓绍利送上了节日的祝福。

  然而,儿子这看似平常的举动,对于年仅30岁的邓绍利一家来说却实为不易。

  8年前,刚出生的小然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此,邓绍利一家踏上了长达8年的救子之路。

  孩子刚出生

  便被下病危通知书

  30岁的邓绍利,多年前就随丈夫刘飞离开四川泸州老家来贵阳打工。虽然两人的月入不足5000 元,但小两口与8岁的爱子小然,却过得很幸福。然而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在8年前险些支离破碎。

  时间追溯到2010年10月23日,当天凌晨2时30分,随着产房内传出阵阵婴儿的啼哭声,刘飞和邓绍利迎来了自己的爱子小然。“男婴,7斤3两。”得知得了一个大胖小子,守候在产房外的丈夫刘飞欣喜交加。

  然而好景不长,小然出生不久,便相继出现了嗜睡、嘴唇发黑等异常情况,刚为人母的邓绍利还没来得及看清儿子的长相,孩子便被医护人员送到新生儿科。邓绍利说,更令她心焦的是,1小时、2小时、3小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却迟迟没有见到儿子被送回。

  邓绍利回忆说,当时守在身边的丈夫刘飞一直对她安慰说,孩子得了黄疸,需要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让她不要太过担心。直至次日清晨,在丈夫的衣兜内,邓绍利发现了儿子疑似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病危通知书。

  面对重病儿子

  她选择决不放弃

  得知儿子患病,刚刚经历剖腹产才2天的邓绍利,便开始随同丈夫找寻专家,为儿子做了心脏彩超等一系列检查,并确诊儿子小然的确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病情较为复杂。

  期间,为了进一步核实儿子的病情,邓绍利和丈夫,又在泸州和重庆等地找了多家大型医院为孩子诊断,但均得到了一致的结果。为了尽快控制孩子的病情,邓绍利夫妇将孩子送往了医疗条件较好的重庆市治疗。

  邓绍利回忆说,当时主治医生就曾表示,如果不尽快治疗,孩子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而唯一治疗的手段,就是接受多次心脏手术,手术的周期需依据每次手术后的效果而定。“少则3次,多则需要10次。”邓绍利说,这是当时医生留给她的最后答复。

  邓绍利决定要继续坚持给孩子治疗,同时她也很清楚,面对每次数万元的手术费,以及每日近万元的医药费,对于他们这个工薪阶层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然而,就在邓绍利下定决心为孩子治疗后,丈夫刘飞选择放弃的一席话语,却让她的内心彻底崩溃,为此她曾有过轻生的念头,可回想起儿子嗷嗷待哺的一幕,她最终还是选择坚守在儿子身边。“儿子没走,我不能倒下。”邓绍利说。

  儿子病房窗口透出的灯光

  是她坚持下去的希望

  邓绍利回忆说,由于治疗费跟不上,儿子在重庆接受了10余天的治疗后,他与丈夫便将孩子带回到了四川泸州老家。然而,邓绍利并未就此放弃,她上网找寻资料、四处打听,最终得知在北京有专家能治疗儿子的病。

  为此,邓绍利与母亲两人带着小然到北京求医。邓绍利母女两人带着筹集的一万元钱,于2011年6月21日将儿子小然送入到北京阜外医院小儿心脏外科治疗。

  经医生诊断,发现小然的先心病,存在右心室发育不良、心脏动脉导管未闭,以及肺动脉闭锁的情况,如此复杂的先心病患者,在全国都极为少见,但依然有治愈的可能。

  很快,医院专家针对小然的病情,制定了相应的手术方案。在此期间,邓绍利与母亲两人,每天就依靠两个馒头一瓶水来维持,而睡觉的床,就是儿子病房楼下的连廊长椅。邓绍利说,支持她一直走下去的,就是每晚从儿子病房窗口透出的灯光。“那是儿子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邓绍利说。

  接受手术 孩子康复

  2011年7月5日上午,仅一岁不到的小然接受了他来到世间的第一次手术。邓绍利回忆说,当时小然接受的是“肺动脉瓣狭窄矫治术”,术后出现肺出血,随后离第一次手术仅一周时间,便又接受了第二次开胸手术。

  虽然手术顺利,但术后小然一直昏迷不醒,无法自主呼吸。邓绍利回忆说,孩子静静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而她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为孩子筹集每天近万元的治疗费。

  邓绍利说,当时为了筹钱,只要是能说上话的同事、闺蜜,还有亲戚,她都开了口。与此同时,邓绍利还在北京找了一份临时工,白天母亲守在医院,她在外打工,晚上就回来守着儿子。而丈夫刘飞也向公司说明了情况,最终预支了自己5年的工资。

  可如此坚持了21天,依然不见小然有苏醒的迹象。邓绍利回忆说,就在术后第21天,主刀医生曾与她进行过交流。如果孩子一直不能自主呼吸,即便有呼吸机也很难再继续维持孩子的生命。

  在与医生交流后的当天晚上,邓绍利在得到医院认可后,独自一人破例进入了儿子的重症监护室,只见当时儿子鼻子、嘴巴被插满了管子,邓绍利双眼再次湿润了,“宝贝,妈妈只剩下最后一周的时间,如果一周后,你还挺不过来,妈妈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也许是小然听见了母亲对他的呼唤,时隔三天,邓绍利接到了主刀医生花中东的电话:“孩子呼吸了,呼吸了!”

  一周后,已能自主呼吸的小然,告别了呼吸机,随后能自己睁眼,微笑了。2011年8月8日,小然如期康复出院。

  术后存在后遗症

  可孩子活得很乐观

  采访中邓绍利告诉记者,在长时间的药物治疗影响下,小然的身体受到了一定影响。

  就在术后时隔两年不到,小然被诊断出患上了癫痫,期间还发现,小然的智力存在缺陷。如今已快8岁,但智力只能达到3岁孩子的水平。为此,小然上学变成了大问题。

  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在贵阳上班的邓绍利小两口,将儿子从四川泸州老家接至贵阳,一家位于花果园的午托班收纳了小然。

  对于自己的遭遇,小然并没有太多的抱怨,只要每天能看见妈妈平安回家,小然就开心得不得了。就在昨日母亲节当天,小然还特意为邓绍利清唱了一首《我的好妈妈》作为给母亲的节日祝福。

  “我的好妈妈,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妈妈辛苦了!妈妈、妈妈快坐下……”听见儿子的歌声,坐一旁的邓绍利留下了泪水。(本报记者 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