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了饿了,吃口干粮(右为周正灵)。警方供图困了饿了,吃口干粮(右为周正灵)。警方供图
被盗耕牛找到了。 警方供图被盗耕牛找到了。 警方供图

  本报记者王剑

  这是一个上了年纪依然奋斗在侦查一线的两个老警察的故事。两人都是修文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民警,一个53岁,一个67岁(退休返聘)。在掌握被盗耕牛藏匿深山老林线索后,两个老警察装扮成采药人进山搜集证据,最终将价值1.8万元的两头被盗黄牛找回,物归原主。

  “这个角色年轻人不好演。”这个故事的主角之一、53岁的老民警周正灵一直是修文年轻民警们心中的楷模。

  耕牛被盗

  今年3月14日,修文县六桶镇坪安村湾子组发生一起盗牛案,村里60多岁的单身汉张安贵的一大一小两头黄牛突然失踪。之前,曾有买牛人对这两头牛出价1.8万元,张安贵都没有卖。

  耕牛被盗消息很快传开,热心的村民们纷纷四处出动寻找,但没有任何结果,耕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耕牛对村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偷盗耕牛的性质非常恶劣。当地派出所将情况反馈到修文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经商议,大队决定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

  调集盗牛案周边的监控视频,发现了嫌疑人踪迹:嫌疑人盗牛后并没有走大路,也没有用车运输,盗牛后走偏僻的山间小道,对这一片地形很熟悉。

  老民警语出惊人

  经过分析排查后,距案发现场10公里村寨里一个姓曹的村民进入民警视线:曹某有盗牛嫌疑,且有多次盗牛前科。

  但曹某在距案发地10来公里远的六桶镇街上租房跑摩托车,他身边没有被盗耕牛的任何线索。牛应该还没有销售出去。

  被盗耕牛在哪儿?周正灵一语惊人:牛应该还在曹某老家。

  周正灵并非信口开河,而是经过经验分析后的判断。他1992年走上警察岗位,从警26年,是名副其实的老警察,还是有名的痕检专家。他带领专案组民警排查排除,最后得出结论:被盗的两头牛很可能在曹某老家,由他的父亲照看,他老家附近山多林密,很容易把牛藏起来。但是曹某老家所在的地方异常偏僻,而且一公里以内没有其他人家,曹某的父亲养了两头大狗,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叫个不停。

  驻村民警以走访的名义到曹某老家走访,发现牛圈里养的4头黄牛偷拍后拿给张安贵看,但没有一头是张安贵的牛。

  要想确认证据,就必须深入曹某老家的深山老林。

  深山老林来了两个“采药人”

  “只有去采药才不会被怀疑。”周正灵分析,曹某老家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突然出现陌生人,肯定会引起曹某父亲的怀疑。只有上了年纪的采药人去采药可能要顺理成章些,自己53岁,这个身份最适合。

  不能单枪匹马,还得找一个同伴互相照应支援,于是,67岁退休后返聘的老法医蒙有洪成了他的搭档。两个老警察戴上草帽背上背篼,到曹某老家“采药”。

  “快靠近曹某家时,两条狗扑过来,差点被咬。”他们迅速离开曹某家,进入深山老林,衣服和手脚被荆棘刮破挂伤也无法顾及,走啊走,找啊找,傍晚时分,终于发现被盗的两头黄牛正拴在一棵树上。

  被盗的牛找到了,但牛是哪个偷的,没有证据说明不了问题,两个“采药人”决定第二天一早抓现行——看谁牵这两头牛,来个人赃俱获。

  当晚他们返回六桶镇,决定次日凌晨三四点重返曹某老家埋伏:等人来牵牛。不料,当他们次日凌晨赶到目的地后,因为夜深天黑,周正灵迷路了,而且和蒙有洪走失。走错路的周正灵在漆黑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又多翻了几座山。等找到头一天拴牛的地方时,曹某的父亲正牵着两头牛准备转移,终于找到证据。

  取完证后,周正灵上前对曹某的父亲亮明身份,并故意大声说话提醒走散了的蒙有洪。两人会合后,对曹某父亲进行审查,在证据面前,曹某父亲承认牛是儿子让他代为喂养的。

  两头黄牛失而复得。获知消息后,张安贵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朴实的村民因为耕牛被盗,失去了生产工具,已经离家到贵阳打工。

  目前,归案后的曹某被刑事拘留后由检察机关批准逮捕。